您好,欢迎光临陕西商网! 信息服务热线:13088960988    返回首页
打造陕西商务第一平台
要闻 社会 区域 权威发布
聚焦 民生 评论 网  事
百业纵横 商务在线 名人网事 三农聚焦 三秦商人 企业文化
商界人物 企业故事 汽车体育 会展商务 贸易流通 三秦法制
旅游 时尚 书画 特产
娱乐 美食 健康 图片
 当前位置:首页 > 网事 >
流浪汉成“神医”诊费从5元涨到百元,执法部门查证其无资质
日期:2018-12-04 16:11:37  来源:成都商报     字号: T | T
\
刘大田给人开药方。成都商报 图
 
四川省达州市达川区南岳镇,一个月前,原本在外流浪多年的七旬老人刘大田突然摇身一变,成了“神医”。网传每天凌晨两三点,就有人排队找他看病,一天工作12个小时,除了一日三餐和睡觉外,都在开药方,而诊费,也从5元上涨到100元。
 
在当地流传的“故事”中,刘大田曾将一名被医院判断“时日不多”的小孩治好,也曾将偏瘫病人治得“能下地赶场”,然而,成都商报记者调查发现,第一个故事查无实据,第二个故事也属虚假。
 
经当地卫生执法监督大队查证,刘大田无行医资质,目前已将其行医场所取缔。
 
流浪汉摇身一变成“神医”
 
11月29日,记者来到达川区南岳镇天宝村,在一个院子里,一帮男男女女围着一位白胡子老人。
 
老人穿着绿色大衣,左肩上搭着一张洗脸帕,头戴风雪帽,正埋头一笔一划地开药方,时不时问前来开药的人一句“还有哪些病”,“他开方子很慢,一张大概要20分钟。”50多岁的蒋女士说。
 
在现场,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通过了解,这位开药方的老人就是传说中的“神医”, 本名刘大田,已经74岁。
 
刘大田在老家开药方,前来找他开药方每天大概在30人左右,侄儿刘胜(化名)在现场喊号排队,维持秩序。“每天30个,已经拿到12月3日,没有拿到号的3日来拿4日的号。”刘胜说。
 
当天,前来找刘大田看病的人陆续增多。记者观察发现,刘大田看病和其他医生不一样,并不在乎对方是不是病人,不管什么病,只要说得出病症,就能开药。
 
记者找到他开的几幅药方,拿来做了简单的对比,开的药方分量都是都是一两(传统老式开药计量单位),一副药方至少10多味中药,最多25味中药,在药方中也有中药开重复。
 
刘大田所在村组的村民伍泽俊介绍,刘大田曾经在达川区平滩乡和安吉乡一带干“赤脚医生”,家境还不错,年轻的时候,家境突变,妻子离开,只剩下他和弟弟两人生活,后来刘大田在外流浪,流浪时间约有50多年。村里老书记郭廷元介绍,刘大田一直在南岳镇附近一带流浪,成为了南岳镇有名的流浪汉,到处找剩菜剩饭带回家给弟弟吃。
 
而关于刘大田开药方的事情,南岳镇的人都知道。11月30日,在南岳镇居住的一女子前来开药方,她告诉记者,“神医”刘大田在街上开单子时,每天大概有100余人排队找他前来开药方,有的凌晨两三点前来排队,刘大田除一日三餐和睡觉外,几乎没有休息过。
 
居民邓胜柏介绍,刘大田半个月前到自己家屋檐下睡。当时,找他看病的人每天有200人左右,把自己门口围得水泄不通,有人来自成都、重庆、广安,还有人来自达州城区和附近乡镇。据周围居民介绍,刘大田在邓胜柏那里行医一周左右,天天人爆满,因为无证行医,南岳镇政府和达川区卫生执法监督大队取缔其行医场所,之后,刘大田才回了老家。
 
11月29日晚上11点,记者来到刘大田的老家,3名女子正在等着刘大田起床开药方。
 
“我们两人来过几次了,都没有开到药方,(29日)早晨没有吃早饭,中午饭和晚饭也没有吃,就为了排个号开个药方。”南岳镇的女子郑芬(化名)说。11月30日凌晨1点过,达州城区的4名女子租车前来排队,两个小时过后,又有几人前来找刘大田开处方,直到凌晨5点过,刘大田才起床。
 
刘大田坐下之后,开药方要先给钱,达州的4名女子给了300元,刘大田说:“400(元),把我瞌睡耽搁了,不然不开”。4名女子现场找熟人借了100元补齐,刘大田共开了4张单子,然后4名女子乘车离开。
 
郑芬向记者介绍,11月29日是50元一张药方,11月30日就涨成100元了。邓胜柏向记者介绍,刘大田在自己家门口看病开药方时,那时5元一副药方,有的给10元。这个收费并不固定,有钱的人给100元、200元,他就先开,其他人给钱少的就排队等。
 
记者调查:两个“故事”均为谣言
 
为什么这多人找一位流浪汉“神医”开药?现场一看病女子说:“听说他把一个大医院都治不好的小孩医好了。还有一个10多年的瘫痪病人,也被他医好了。”
 
身为流浪汉的刘大田突然变身“神医”,在南岳镇街上和村民的口中都流传着这两个故事:一个故事是,在距离南岳镇不远处的乡镇上有一个小孩,在成都的大医院治疗后,得出的结论是小孩剩下的时日不多了。家里人突然一天晚上做梦,梦到有人说找一个流浪乞讨的人开药方就能治好病,通过打听最后找到了刘大田,开了药方,小孩吃后病好了;另外一个故事,是有一名瘫痪病人吃了刘大田开的药后,可以上街赶场了。
 
记者多方打听,并没有寻找到第一个故事中的小孩具体的家庭地址和联系方式。刘大田的侄儿刘胜也说,这个事自己也不清楚,问了刘大田,他也不晓得。
 
关于瘫痪病人吃药后上街赶场的,记者联系到此人的家属伍某某。在伍某某家中,他拿出了他和妻子的药方。伍某某表示,自己起了大早到街上找刘大田开药方,抓药回家给妻子熬。“熬出来之后,每天一小碗,一天喝三次。”伍某某说。吃药后,妻子精神看起来似乎好了一些,
 
伍某某介绍,妻子杨某确实上街了一趟,“当天,她并没有吃脑血栓的药,回家之后,全身无力,再次卧床不起,送到医院治疗。”是刘大田的药让妻子重新下地走路?伍某某说,真相并不是这样。“她平时在家里就能走,只是慢一些。”伍某某说。
 
看病者
 
不相信他是神医 抱着试一试态度
 
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发现,前来寻求刘大田看病的人,几乎都是50岁、60岁年龄阶段的的人。
 
来自达州城区的邵茵茵(化名)介绍,自己并不相信他是“神医”,只是听朋友说刘大田最近比较火,吃了他开的药有效果,特意从达州连夜赶车前往南岳镇找他开了一副药,“给有精神病的儿子试一下”。
 
12月3日,邵茵茵给记者打来电话,说她找医生看过,刘大田给自己儿子开的是一副治疗胃病的药,“药抓了,不敢给儿子吃”。
 
当天,一对还在等候刘大田开药方的夫妻介绍,妻子患有结核病,久治未愈,特意从达州来找刘大田开药方,夫妻俩表示,他们也是听别人说开药方吃后有效果,“特意来试一下,万一有效果呢”。而对刘大田是“神医”的说法,他们表示,医生不能包治百病。
 
卫生执法大队
 
无行医资质,已取缔其行医场所
 
记者从达川区卫生执法监督大队得知,刘大田行医后,他们经过调查,发现他是一名流浪者,也是五保户,是无证行医。
 
“我们去执法时,问他话,他不说。”达川区卫生执法监督大队大队长代中华说。
 
在现场,执法人员当场宣传,无证行医违法,并在他行医的地方张贴告示,取缔了刘大田的行医场所。 执法大队处理之后,刘大田回到自己村里,继续开药方。12月3日,达川区卫生执法监督大队再次前往刘大田老家巡查。
 
南岳镇党委书记邓泽章介绍,刘大田无证行医的事情出现之后,南岳镇政府采取了措施,出公告粘贴在场镇和老家,告知众人刘大田无证行医,并用喇叭的形式在街上宣传,并和街上的药房打招呼,凡是拿着刘大田单子的人,不得抓药出售。
 
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看到,南岳镇人民政府贴出的公告显示:“南岳镇天宝村4组村民刘大田,男,现年74岁,属于特困人员,疑似精神障碍50年左右。刘大田现在排路村为他人开具处方,经查明,刘大田无医师资格证,不具有行医资格,现区卫生执法大队已介入调查,认定刘大田涉嫌非法行医。”
 
公告还提到,刘大田开具的药方具有安全隐患,任何药店、诊所、医院、卫生室不得为非法行医者开具的处方提供药物。
 
中医专家
 
世上本无治百病的“神医”
 
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联系上达州市中西医结合医院院长、主任医师王刚,经过查看伍某某和杨某某夫妇的药方,他介绍,刘大田开的药方,理法不淸,药理不明,章法混乱,药品重复,剂量错误,也看不出具体能治什么病。
 
王刚介绍,中医看病讲究的“望、闻、问、切”,通过这几个途径搜集病情,综合多方面的情况,对病情进行诊断。“只问病情就开药方,病情信息都没有搜集完,就开药方,这种做法对病人是不负责任的。”王刚说。
 
成都市第七人民医院中医科主任医师、四川名中医刁本恕介绍,“所谓的神医都是骗人的”。中医讲究“望、闻、问、切”,通个这4种方式得出的信息进行综合得出结论。不看病人本人就开药方,病情搜集太单一,刁本恕说:“这种做法是故弄玄虚,是对中医的诋毁。”
 
刁本恕介绍,多数情况下,“神医”一副药可以包治百病,其实是不可能的事情,但可以对多个症状进行缓解。他说:“现在有很多因素在影响中药的治疗疗效,把中医吹得过于神乎其神,什么都能医,这是不对的,不要相信所谓的‘神医’。”(原标题: 流浪汉突成“神医” 诊费从5元涨到100元)
(责任编辑:慧)
相关资讯
热点关注
一键分享
网站介绍 | 诚征英才 | 免责条款 | 广告服务 | 友情链接
邮编:710018 电话:13088960988 联系人:孙先生 邮箱:1067455441QQ.com 地址:西安市未央区凤城七路万华园6-1-1
技术支持:西安恺翼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本网站法律顾问:西北政法大学教授王兴运 陕ICP备11003279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