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光临陕西商网! 信息服务热线:13088960988    返回首页
打造陕西商务第一平台
要闻 社会 区域 权威发布
聚焦 民生 评论 网  事
百业纵横 商务在线 名人网事 三农聚焦 三秦商人 企业文化
商界人物 企业故事 汽车体育 会展商务 贸易流通 三秦法制
旅游 时尚 书画 特产
娱乐 美食 健康 图片
 当前位置:首页 > 名人网事 >
刘强东:我就想融100万,把哥几个的工资发了
日期:2018-11-08 08:45:23      字号: T | T
刘强东:我就想融100万,把哥几个的工资发了
 
 
 战胜我们自己内心一蹴而就的心态,
 
 战胜我们内心对失败的恐惧。
 
 
 
投资人创业不在少数,但看人家干和自己亲自干,终究是两种滋味。51用车创始人李华兵曾是一名投资人,亲眼见证过姚劲波和刘强东的创业过程。当他创业拿到雷军投资,当他认为已经爬到塔尖,他感觉,别人能干成的事,自己也一定能干成。
 
 
“到了后来,58同城账上真的一分钱都没有了。姚劲波卖了个域名,换了几十万出来给大家发工资。团队几个人就在旁边的咖啡厅见面,其他几个人都要走,姚劲波咣当就给搞哭了,说你们走了,我怎么办。我陪着他去吃饭,他心情特别郁闷,我是感同身受的。”
 
 
“2006年初,我刚进汉能资本,刘强东就找过来,说能不能融100万人民币,把哥几个工资给发了。又过了三个月,又来了,说能不能再融800万人民币。我们都没工夫见他。”
 
 
这二段话,最是感同身受。
 
 
 1  不能辜负的信任
 
 
回头来看,我人生的很多东西,其实在18岁那一年就已经决定了。
 
 
那一年,我考上了武汉大学计算机系。一上大学,就听说过雷军,看了他在《计算机报》上的一个采访,觉得这个人挺厉害的。很快,他回学校来做演讲,给了我几个印象。第一,他激情澎湃。第二,这是我第一次听说一个词,叫管理。第三,他谈到和微软的竞争,说要用未来十年,再和微软来一次豪赌。下面掌声雷动,觉得不愧为我们的大师兄。
 
 
后来,我问我们同学,还记不记得雷军这个演讲,他们都说不记得了,可是我却记得非常清楚。所以,这就叫作因缘际会。2011年,雷军鼓励我去创业,给了我200万人民币的天使。他是我生命中的贵人,我非常珍惜这样的机会——不是每个人都能获得雷军的投资,还是你师兄给你的投资。
 
 
但是,也许我因此背上了一个巨大的情感包袱,因为雷军投我的时候说过一句话。他说,华兵你知道吗,我觉得你有90%的可能性成功,但我也告诉你第二句话,我投过的创业者没有一个挂掉的。
 
 
 
 
 2  我做车品汇一段不为人知的经历
 
 
2011年7月,雷军投资了我。当时,他跟刘芹关系好,说好让刘芹后面跟一点,聊得也都不错,准备投。但后来,我这边termsheet和海外机构已经在做了,却感觉晨兴那边不是很积极,有点慢。
 
 
2011年12月的一个晚上,我在翠宫饭店跟刘芹聊到11点半。那天下着鹅毛大雪,我一出来,外面是一片雪白的世界,特别安静。我住在东五环,一个人慢慢开着车,时速20公里,最后到家已经两点多了。这是一个无声的世界,我知道,没钱了。
 
 
我一夜没睡。第二天一早,我把几个核心的人拉到公司旁边的咖啡厅。我说,拿不到钱,怎么办。有人就撤了,有人说,我还是愿意跟你干,降点钱,挺一挺。那时候,慢慢开始有一些销量,一天几十单,但毛利只有30%,收入减掉运营成本还是亏损的。我说,公司做不成,要不你们各奔前程,我一个人继续撑着,公司要以最低的成本运作。
 
 
2012年春节之后,我把SOHO现代城的办公室退掉,搬到了东南五环汽配城里面。运营、库房、仓储都在那里,拿货也比较方便。人员一直在压缩,最多不到15个人。拿五千块钱以上的人全部砍掉,都拿两三千。公司一个月的运营成本10万块。后来,我自己还拿了100万出来。
 
 
一直到2013年底,整整两年,一直就是这种状态。我想在这里看看汽车后市场的机会,但也没有想通,不知道未来在哪里。
 
 
老实说,那段时间我是比较自卑的。以前做投资,我都在华贸和国贸的酒店里开会,很光鲜。现在急转直下,在汽配城和维修工一起吃饭。朋友们都知道我在创业,但那两年,我和整个互联网是与世隔绝的。我给别人打电话,说过来看看,帮忙出出主意,可人家都说忙,就是觉得你这项目不靠谱。说实在的,那两年春节我都没有回家。你还在苦苦挣扎,但老家的人都觉得你已经非常成功了,这里面有很大的落差。
 
 
那年夏天,我看《中国好声音》。平安最后唱完歌,说除了唱歌,我已经什么都不会了,我就想把这么一件事情做好。那时候我听这些话,是要流眼泪的,因为他们也是从最低潮里走出来的,但他们一直没有放弃。
 
 
我为什么特别感激雷总,因为他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没有放弃我。那是他做小米的初期,我们有时候一聊就是两三个小时,关于怎么管理,怎么节约成本。后来,他还把我的案例拿到一个董事会上讲,说你们成本太高了,要学学李华兵。
 
 
我自己非常清楚,这个方向坚持下去是有问题的。但你会觉得特别想用劲,特别想着怎么报答雷军。我从来都不敢讲这个公司是雷军投资的,生怕公司做得不好,毁了雷军的名声。后来雷军也说,你要不要换别的方向,我们也可以支持你。但我觉得,我不能死,我也因此付出惨痛的代价。
 
 
后来,为了这句话,我跟雷军交流过。他说,华兵你真不该有这么大的压力。他不断在给我减压,但以我做事的原则来讲,我不能辜负这份信任。
 
 3  我知道姚劲波一分钱没有时有多难
 
 
2013年7月,我剃了个光头,决定重新开始。我在微博上给李开复发了个私信,见了他一面。他说,工场可以给你一点钱。我说,我要换方向。我决定做拼车,然后把公司搬到了现在这个写字楼——因为这是58同城办公过的地方。
 
 
我跟姚劲波是非常好的兄弟。2007年,我在汉能资本做投资经理,在一个年会上见到他。他作了一个主题演讲,我去跟他交换名片,聊了一下。我们年纪差不多,聊得来,我也觉得这个人还不错,就跟老板推荐,把他签下来,帮他做融资顾问的业务,具体由我来负责。
 
 
当时也没有花太大的精力,因为58同城还非常小。他们跟京东遇到同样的问题,恰逢金融危机,没人敢投。我跟老板讲,没人敢投,干脆我们投一笔,但老板不敢。
 
 
58的融资特别艰苦。DCM、华瓴都是我带他去见的。最后,他真的没钱了,我跟他一块见羊东。羊东批评了一番,这个那个的,让他很没面子。没办法,他们A轮的投资人是赛富,后来羊东说,你去找阎焱把,让他帮你想想办法。
 
 
到了后来,58同城账上真的一分钱都没有了。姚劲波卖了个域名,换了几十万出来给大家发工资。他们几个人就在旁边的咖啡厅见面,其他几个人都要走,姚劲波咣当就给搞哭了,说你们走了,我怎么办。我陪着他去吃饭,他心情特别郁闷,我是感同身受的。
 
 
我知道他那个时候有多艰难。你看,我现在办公室的装修已经算非常奢侈了,但那时候,就这一张桌子,他们可能有三个人坐着,而且每个人面前都没有电脑,只有一部电话,疯狂打电话。
 
 
后来,DCM投了他。过了那一关之后,再拿钱相对比较容易了。但大家看到的都是成功的一面,艰难的时候,没人看得到。
 
 
姚劲波身上有一股劲。他跟我聊过,特别想把陈晓华从赶集挖过来。当时陈晓华在赶集特别不爽,因为杨浩涌从来不提上市。姚劲波就想了个办法,直接到赶集楼下给陈晓华打电话。最开始,陈都不接。后来姚说,我已经到你楼下了,你下不下来,你不下来我就上去了。
 
 
陈晓华下来了,在旁边咖啡厅见面。姚劲波口才也还行,搞定了。这是58和赶集历史上一个很重要的胜负手,因为这个人做流量很厉害,所有流量都是他做出来的。这个过程里,姚劲波说他当时说得最打动人的一句话是:对不起别人没那么重要,最重要的是要对得起自己,你觉得跟谁干最有可能成。
 
 
 4  另一个触动我的,是刘强东
 
 
2006年初,我刚进汉能资本,刘强东就找过来,说能不能融100万人民币,把哥几个工资给发了。又过了三个月,又来了,说能不能再融800万人民币。我们都没工夫见他,一直忙其他事情没来得及弄。
 
 
结果,京东是在做B轮的时候,找我们另外一个同事做banking。那次是我和刘强东第一次见面,也不熟,就寒暄了一下。他的B轮特别艰难,融了2100万美元,投前估值6500万美元。雄牛资本领投1200万美元,今日资本投了800万美元,梁伯韬个人投了100万美元。刘强东特别高兴,因为投前估值从3500万美元爬到了6500万美元。
 
 
所以你看,创业者有多艰难。那时候就是个白菜价,可白菜价都没人敢投。张颖也来我们办公室看了,说这个案子我们非常有兴趣,想投。但是左弄右弄,大家这时候不敢出招儿了,都憋坏了。
 
 
之后,我去参加一个VC的酒会,说我们最近刚刚close掉一个案子,就是京东,不容易啊,然后大家都是这种感觉。6个月之后,老虎基金以3亿美元估值拍了6000万美元给他。那时候,我建议老板要不要赌个200万美元进去,应该没什么问题。但他一看沈南鹏不敢投,张颖不敢投,几个大个儿的不敢投,他也就没投。
 
 
这之后,刘强东以10亿美元的估值又拿到了1.5亿美元。再往后,你想摁他也摁不下来了,就这么简单。
 
 
这么多年,我见过太多参照物了。姚劲波今天市值40亿美元,包括跟赶集合并,我没有多羡慕他,但我知道他是从一个屌丝过来的,我亲眼见证了那个历程。
 
 
刘强东从中关村起步,这么多年苦哈哈的,一将功成万骨枯,他真的干起来了。怎么说呢?别人行,我为什么不行?我和姚劲波同年,以我李华兵的经验、资源、人脉,我真不一定会输给他。但这已经是金字塔尖上的人了,人家能干成,你为什么不行?
 
 
 5  唯有对事业的热爱
 
才能实现内心的自由
 
 
企业家最本质的特征是,他们永远不满足于现状,内心永远燃烧着一团火,驱动他们冒险、创新、折腾、皮实、坚忍不拔。而这团火,有三种不同的燃料:
 
1
 
生存驱动:物质层面,让自己和家人生活得更好一点;
 
2
 
恐惧驱动:社会层面,为了出人头地,证明自己;
 
3
 
热爱驱动:精神层面,每个企业家都不一样,有的是工匠精神,有的是家国情怀,有的是宗教信仰。
 
三种“燃料”对应企业家的三种境界。真正实现内心的自由,前两个阶段一定要跨过去,脱离这种恐惧感。跨不过去,你的格局就小,内心就不充盈,没有那种源源不断的能量。
 
 
中国商界为什么大浪淘沙,一拨一拨换得那么厉害?关键就是,这些人没有跨过第二个阶段,他不可能一直坚持做下去,也不可能把企业当成自己的命来做。所以,这些人稍微有点钱,就去移民,就去搞投资,就找风口了。
 
 
于是你发现,慢慢地,企业家人群就换了一拨又一拨人。这也是中国企业家“各领风骚三五年”背后很重要的原因。
 
 
中国没有彼岸宗教,缺乏热爱驱动,这是很多企业家最薄弱的层面。但是,永远有一少部分精英,他们在追求更高的生命境界,也更容易做出不平凡的事业。
 
 
曹德旺把人生当成一场修行,“人生借由布施、持戒、忍辱、精进、禅定等步骤,最后达到般若,完成人生的轮回。”
 
 
任正非总结,“我一生无愧于祖国,无愧于人民,无愧于事业与员工,无愧于朋友,唯一有愧的是对不起父母。”
 
 
不管是什么背景,具有一定超越性信念的企业家,一般都会把做好企业视作天命。在这种天命感的支持下,他们才能更进一步,保持那种永不懈怠、永不歇止的创业激情。
(责任编辑:慧)
相关资讯
热点关注
一键分享
网站介绍 | 诚征英才 | 免责条款 | 广告服务 | 友情链接
邮编:710018 电话:13088960988 联系人:孙先生 邮箱:1067455441QQ.com 地址:西安市未央区凤城七路万华园6-1-1
技术支持:西安恺翼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本网站法律顾问:西北政法大学教授王兴运 陕ICP备11003279号-2